央广网南京11月4日消息 由新华日报社、德基美术馆合作推出的“公共美學計劃”第四期活動10月28日在南京舉辦。著名作家、編劇嚴歌苓來到南京德基美術館,與觀衆探討藝術之美,分享文學創作背後的故事。
嚴歌苓(主辦方供圖)
       把經曆變爲藝術
       严歌苓是当代华语文学界最富影响力的作家、编剧,创作出的代表作品数不胜数,拿过的奖更是不计其数。在其四十多年的写作生涯中,她始终笔耕不辍。当被主持人问到她是如何积累写作素材的时候,严歌苓坦言自己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,身边人的倾诉成为了她写作最直接的素材来源。她说:“我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,容易对他人所遭遇的苦难与痛苦产生共情”。而她本人丰富的人生经历同样成为她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写作源泉,她将感受到的千种滋味万般情绪深深铭记于心,不断地投射到笔下的人物身上。于是,她的作品不断迸发出全新的生命力,她也在文字中脱胎换骨,以一种越发宽容睿智的贪渎来看待这个世界。
       她坦言道:“当我描写女性的时候,我是站在她们心里的。其实,每一个我笔下的女性,或多或少都有我自己的影子。”
       她與他眼中的“女性之美”
       作爲一名女性作家,嚴歌苓在對女性沈浮命運的書寫中,將筆觸直抵人性的深處。縱觀她的作品,從早期的揭露女性在特定年代的悲慘命運的《少女小漁》《天浴》,到表現女性已經開始有意識爲自己的命運而抗爭的《第九個寡婦》《小姨多鶴》,再到後來塑造出更獨立、堅韌的女性形象的《金陵十三钗》等,一系列身處于不同曆史時代的性格鮮明的女性人物躍然于紙上,如優雅勇敢的玉墨、堅韌善良的小漁、隱忍通達的扶桑和聰慧堅強的多鶴等。她們生活在不同的社會環境下,有著截然不同的人生經曆,但身上卻表現出同樣的隱忍堅強的女性力量。她說:“我覺得女人在很多時候是非常堅韌的,這可能是因爲造物主賦予女性將生命傳承下去的神聖職責,這預示著女性必須學會堅忍。”
主辦方供圖
       严歌苓表示,她心目中最理想的女性形象是她小说里的“扶桑”和“王葡萄”,从她们的身上可以读出两种极致的女性性格特质,她们一个是以被动消极来表达自己的强大与宽容,另一个是主动出击的行动派,二者都表现出强大的女性力量。
       在美术馆的空间里聊文学,就像是文学家与艺术家的一场隔空“对话”。同样热衷于创作“女性”题材作品的艺术家高云,从男性的视角出发,用笔墨这一艺术介质画出符合他理想审美的、他所欣赏和崇尚的女性形象,并通过不同的作品给予我们不同的观感。正如高云所说:“女人的美,是多层次的,是挖掘不完的,就像一本读不完的书”。高云用他独特的艺术语言赋予了女性多层次的美和丰沛的人格魅力。
       藝術是獲取美的最好途徑
       誠然,每個人獲取美的途徑和方式都不同。對于嚴歌苓來說,看電影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。她說:“我很喜歡看電影,它融彙了各種各樣的藝術手段,我從中看到了繪畫、音樂、文學和哲學等內容。”
主辦方供圖
       而成长于艺术世家的她,在耳濡目染的艺术熏陶之下,自幼就从内心萌发出对艺术的特殊情愫。严歌苓的父亲是一位画家,幼年的她,时常跟着父亲去公园里写生。她说:“父亲用他的画笔来诠释生活,将他看到的真实景象用艺术的方式折射给我。我很高兴我能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,阅读的书籍、欣赏的画,都让我获得丰厚的艺术滋养。”
       直至今日,旅居国外多年的她依旧有逛博物馆、美术馆的习惯,看展览之于她,是不可或缺的精神补给。她坦言:“欧洲的周日,很多商店都不开门,人们几乎只能去逛博物馆、美术馆。人在一周内,有六天可以为肉体而活,需要拿出一天来满足自己的精神需求。”
       但她并非将逛博物馆、美术馆当成一种闲暇时的消遣活动,她会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。“当我看到一个很喜欢的作品,却不太了解它的创作者时,我就会多搜寻一些他的资料和作品,逐渐从被动地接受过渡到主动地学习与获取。”最后,她鼓励大家多去美术馆观展,“当我们的眼睛经常看到一些美的艺术作品,我们的审美能力会自然而然地获得提升,同时也陶冶了内心的情操。”
       德基美术馆一直以来致力于让观众在潜移默化中提升审美情趣,通过举办“公共美学计划”,持续邀请来在绘画、文学、戏剧、音乐、诗歌等各领域中最优秀的艺术家们,让他们相聚于德基美术馆这个公共空间里,将自己获取美的途径和定义美的方式分享给观众,让观众获取多元化的艺术滋养。